福建漳州PX项目漏油着火,漳州PX落户后酸臭弥漫

来源:http://www.wikibLogmix.com 作者:国军动态 人气:176 发布时间:2019-09-03
摘要:核心提示 :4月8日上午,福建漳州古雷石化大火现场的第四个储油罐发生爆燃着火。此前,三个储油罐的火情经历了扑灭,复燃,再扑灭,再复燃的情况。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图为消防

图片 1

核心提示:4月8日上午,福建漳州古雷石化大火现场的第四个储油罐发生爆燃着火。此前,三个储油罐的火情经历了扑灭,复燃,再扑灭,再复燃的情况。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图为消防官兵咋在爆炸现场施救。

图片 2

4月6日下午18时56分许,地处漳州古雷半岛的腾龙芳烃有限公司二甲苯装置发生漏油着火事故,引发装置附近中间罐区3个储罐爆裂燃烧。记者从漳州市政府7日上午召开新闻发布会获悉,现场着火的3个罐体中已有两个被消防官兵扑灭,消防部门正在努力控制火情,对最后一个罐体进行灭火。 据了解,着火的3个储罐分别是重石脑油储罐607号、608号,以及轻重整液罐610号。 漳州市消防支队副政委邹学富介绍说,现场3个罐中有两个火势已被消防官兵扑灭。消防部门正在采用喷水冷却,防止爆炸以及向其他罐体蔓延,另外采取泡沫覆盖进行灭火。目前正对最后一个罐体进行灭火。 记者当天上午在事故现场看到,剩余的一个重石脑油储罐大火依旧在熊熊燃烧,滚滚浓烟不断向外冒出。事故现场下起小雨或对灭火工作有一定帮助。 截至目前,事故造成6名伤员住院治疗。另有13位陆续到医院接受检查、留院观察,总体症状较轻。 相关报道: 现场当地部分居民划船逃离 多名现场目击者称,PX工厂爆炸巨响后,火光照亮夜空,浓烟滚滚,附近居民感觉到剧烈震动。 事发地附近居民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目击了两次爆炸。第一声巨响后形成了冲击波,现场腾起了蘑菇云,此后该厂厂房又发生了二次爆炸。据当地居民反馈,事发地附近下垵、港口、西林、龙口等多个自然村居民已撤离。 昨日23时10分许,在距离火点不到1公里处还能闻到刺鼻味道,现场仍在猛烈燃烧。 90公里外厦门有震感 “出大事了!古雷PX工厂爆炸!吓尿了,家里的东西都被震得掉地上!”昨日19时8分,网友“@iSea海滨”发图文微博称。所配图片显示,当时天色已暗,一海湾远处岛屿上,火光冲天,燃亮半边天空,并腾起巨大浓烟。 20时许,一名距事发现场约五六公里的目击者回忆,当时,他在家中听到一声“巨大的,春雷一样的响声”,响声持续约四五秒,随之感到楼体晃动。上到楼顶后,他看到远处古雷岛上火光冲天、浓烟滚滚。一名住在爆炸地点附近的朋友告知,当地震感很强,“当时还以为地震了,吓得赶紧往屋外跑。跑出去才发现是爆炸。” 与古雷岛一海之隔的东山岛也有强烈震感。据当地居民称,当地也能看到火光冲天。 距离爆炸中心一公里左右的漳州中石油新港加油站工作人员称,爆炸时产生的冲击十分强烈,将加油站便利店的玻璃全部震碎。随后加油站关闭,人员配合消防单位撤离。 距离当地90公里外的厦门网友亦表示,感受到了震感。 国家地震台网官微称,“今日18时58分记录到了福建漳州化工厂爆炸”,同时附上了一张显示附近地震台站的地震波形图。 伤者脸上身上都有玻璃 据当地一居民透露,多名伤者目前已被送到漳浦县杜浔中心卫生院。杜浔中心卫生院距离爆炸地点大概八九公里。据其提供的图片显示,伤者为一名男性,送到医院时满脸是血,“脸上全是玻璃。” 这名目击者称,目前,杜浔中心卫生院已有多辆救护车往来,并送来一些伤者。“伤者基本上是脸上和身上有玻璃。”21时30分许,漳浦县杜浔中心卫生院一办公室工作人员称,目前该医院已有伤者送到,“也有消防人员受伤了,正在处理伤口。” 当地居民还称,爆炸发生后,异味很重。当地居民人心惶惶,部分居民划船逃离到附近小岛上避难。“有些人穿着裤衩就跑出来了。”据悉,爆炸地点附近村落居民,均已撤往距离厂区18公里外。

4月8日上午,福建漳州古雷石化大火现场的第四个储油罐发生爆燃着火。此前,三个储油罐的火情经历了扑灭,复燃,再扑灭,再复燃的情况。图为4月8日,消防官兵在事发现场救援。据事故处置指挥部消息,在三个储油罐发生爆燃之后,当日上午,福建漳州古雷石化大火现场的第四个储油罐发生爆燃着火。

什么是PX? 所谓PX,是“对二甲苯”的英文简称,属于芳烃类化合物。它是一种无色透明、带有芳香气味的液体,主要用于生产对苯二甲酸,后者是生产聚酯的重要中间体。而聚酯纤维则是是服装产业的主要原料。 在世界卫生组织旗下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的分类中,PX被归为第三类致癌物,即缺乏对人体致癌证据的物质,与咖啡、咸菜同属一类。但PX具有低毒性,易挥发、易燃,生产过程的中间产物含有致癌物苯和甲苯。 当地官员曾保证不会发生爆炸 《南方周末》2014年1月9日曾报道福建漳州古雷半岛上的PX项目。文章称,在全国都对PX避之唯恐不及的时候,古雷PX却办得有声有色。为此,南方周末记者扮演“古雷岛上和PX工厂做邻居的岛民”,与古雷开发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曾平西进行了对话。 在回答记者“古雷将来有发生这种爆炸的可能性吗”这个问题时,曾平西回答道:“肯定不会,因为古雷规划好了,将来输油管线就不经过居民区。” 记者再问,“万一爆炸,会波及我们吗?”曾平西再答:“不会。正式投产时所有的居民都搬迁到十几公里之外去了。而且中间还有一个一公里的绿化带,种大树。” 这个腾龙芳烃PX原选址于厦门,但在预落地时就遭到了当地市民的强烈抵制。因担心其污染环境,2007年3月,105名政协委员建议项目迁址。2007年6月1日,市民集体上街散步抵制PX项目,厦门市政府最终宣布暂停工程。 经协调,该项目自2009年在漳州市古雷半岛再次启动。据当地媒体报道,从厦门撤出的PX项目在古雷半岛得到了福建省和漳州市领导的全力支持,这个高速建设的项目被誉为“古雷奇迹”。

图片 3

4月8日,消防官兵在事发现场救援。

图片 4

4月8日11时5分左右,6日发生燃爆事故的福建古雷腾龙芳烃公司中间罐区的609罐起火燃烧,火场内火势燃烧猛烈,黑色浓烟滚滚。这是此次事故中第四个着火燃烧的罐体。此前,8日凌晨2时9分,两度宣布扑灭明火的福建古雷PX项目爆燃事故发生二次复燃。609罐为“轻重整液罐”,实际储油体约1500吨。该罐体明显破裂,现场正应急处置中,原因未明。

图片 5

4月8日,事故现场附近人员撤离危险区域。

图片 6

4月8日11时5分左右,6日发生燃爆事故的福建古雷腾龙芳烃公司中间罐区的609罐起火燃烧。这是此次事故中第四个着火燃烧的罐体。

图片 7

4月8日11时5分左右,6日发生燃爆事故的福建古雷腾龙芳烃公司中间罐区的609罐起火燃烧,火场内火势燃烧猛烈,黑色浓烟滚滚。

图片 8

4月8日11时5分左右,6日发生燃爆事故的福建古雷腾龙芳烃公司中间罐区的609罐起火燃烧。

图片 9

4月8日,一名记者在事故前方指挥部拍摄现场实时画面。

图片 10

4月8日,消防官兵在事故现场附近准备灭火材料。

图片 11

4月8日,古雷PX项目爆燃事故现场旁堆放了大量的沙包袋。

4月6日,漳州市古雷腾龙芳烃二甲苯装置发生漏油起火事故。一场大火再一次照亮了漳州古雷半岛的天空。而两年时间里,PX工厂却以两次事故暴露了其安全生产的问题。

这个原定落于厦门的PX项目,因为当地人的反对而最终落户漳州古雷半岛。为此,3万多古雷人不得不为发展让路,离开自己世代生活的村庄,搬到15公里之外的一座新城。

虽然住上了宽敞明亮的新房,但是,缺乏足够的就业机会的他们,在补偿花完之后,未来的生活何去何从?

爆炸逃生

爆炸发生的前两天,古雷镇半湖村村民洪天贵总感觉家对面的腾龙芳烃PX工厂有些异常,“那些高高的烟囱里时常冒出火光。”该厂已投产两年,这种状况并不常见。洪天贵还跟妻子开玩笑说,说不准过两天就爆炸了。

未曾想,一语成谶。

4月6日18时56分,腾龙芳烃二甲苯装置发生漏油着火事故,引发装置附近中间罐区三个储罐爆裂燃烧。分别是607罐存油2000立方和608罐存油6000立方的重石脑油储罐,另一个610罐存油4000立方的轻重整液罐。

古雷半岛位于福建省南部,是一个三面环海的狭长地带。300多年来,当地的数万村民靠种地、打鱼和海上养殖为生。

平衡,因为PX工厂的到来被彻底打破。4月6日晚的一声巨响,更像是对留守岛上村民们的最后通牒。

当晚7点左右,古雷半岛的天气不错,天还没有完全暗下来。结束了一天劳作的村民还能听到不远处海浪拍打海岸的声音。突然之间的一声巨响,让整个海岛为之一颤,与此同时,村民们家的窗户玻璃被震碎,散落一地。

半湖村距PX工厂不过一千米,当时村民姚武泉正脱了衣服准备洗澡。听到爆炸声后,他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赶紧往外跑。当他跑到屋外的空地,看到PX工厂火光冲天、黑烟升腾,周围弥漫着浓重的酸臭味。

古雷镇杏仔村,是距离PX工厂最近的村庄之一,原本有700多户人家,去年秋天开始搬迁,如今只剩下10多户未达成赔偿协议的村民仍在坚守。

陈贵是这十几户选择留守的村民之一,因为距离事发地点更近,他更强烈感受到了爆炸的威力。他介绍,先是家里的灯光一暗,巨响随即传来。杏仔村距离海边的码头更近,如果要离开村子,发生爆炸的PX工厂是必经之路。

陈贵选择带着家人以及周边外出躲避的村民,驾驶着家里的小汽艇向海对岸荒芜的沙洲岛驶去。平常只能坐4个人的小船,这一次大人小孩一起挤上去了近30人。陈贵不顾超载可能带来的危险,凭着自己20多年赶海的经验,沉着地驾驶着小船,大约半小时之后,将所有人安全送抵小岛。

随后的几天里,PX工厂的火在被扑灭之后又几度复燃,当地政府无法预计可能的后果,只能组织几万村民整体转移。

搬迁离家

40岁的洪天贵,是古雷镇半湖村的一名村医,中专毕业之后,就一直在村里做“赤脚医生”,是村里少有的“文化人”,却有着当地人少有的固执。

2008年,被厦门人拒绝的PX项目,以极其低调的方式落户漳州古雷半岛。而动辄百亿的投资,是整个漳州市都没有见到过的大项目,当地急需通过它来带动经济的发展。

2011年,时任古雷港经济开发区党组书记康溪顺就撰文指出,古雷半岛的石化产业园,将承担起福建“石化强省”的重任。据媒体当时报道,漳州当地政府吸取了PX项目在厦门的经验和教训,在正式落户之前,从没有对外宣布该项目的真实身份,只是以石化代替。

起初,当地村民通过多种途径进行了抵制。一些老人用堵路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抗议。

而与古雷镇一海峡之隔的漳州市东山县似乎比古雷人更着急,他们担心该项目一旦投产之后,会影响他们赖以生存的鲍鱼产业。东山人的抗议最终也不了了之。

2009年,PX工厂开始征地。古雷镇多个村子的3000亩地被征用。直到现在,被征地的村民们还对征地补偿的标准耿耿于怀。那些他们世代耕种的土地,最终以每亩2万左右的价格被征走。

PX工厂落户之后,村民们不再说什么。工厂投建之初,没人告知他们需要为工业的发展而让出自己生活的地方。

2012年,当地开始实施搬迁,半湖村等三个村子是首批搬迁的村庄。

半湖村共有400多户,3年过去,陆续有300多户搬迁到了15公里之外的新建的新港城。还有100多户一直在留守。

洪天贵没有走,他不认为爆炸会波及到他的安全。而且,两个孩子都在邻近的杜浔镇上学,家里只有他们夫妻俩和一个老人。

“能到哪里去?这里就是我的家。”爆炸散发出来的酸臭味他也已经习惯了,“已经闻了两年了,不在乎这几天。”

他是村里的村医,每年有国家下发的1000多元补贴,但这笔钱已经有两年没有发下来了。他曾到当地的相关部门去问过,对方私下告诉他,可能就是因为他没搬迁有关。还不仅如此,村里的学校也已搬走了,留守村民们的孩子无处读书,当地的公办学校都拒绝接收。洪天贵的两个孩子都到了上小学的年纪,他们只能到杜浔镇的一所私立学校上学,每年的学费超过3万元。

产业消失

PX工厂的落户以及居民的搬迁,原本山清水秀的古雷半岛,如今已是满眼荒凉。

“别看我们这里是农村,之前我们过得富裕得很。”每一个古雷镇人在谈及自己过往的生活都毫不谦虚。

这个有近300年居住历史的半岛,在很长时间内,一度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地方。“这里靠海吃海,村民们都只能靠打鱼为生。”生活过得并不富足。也就是最近10年,当地人才找到了一条发家致富的路—鲍鱼养殖。

下安村,是古雷镇最早开始从事鲍鱼养殖的村子,并在短短几年内,带动了全镇村民从事鲍鱼养殖。下安村村民曾放言,如果不搬迁,3年之内,他们能让村里所有小狗的脖子上都挂上金条。甚至有人将古雷人戏称为“古雷鲍鱼哥”。

在PX工厂到来之前,全镇3万多人,几乎都在鲍鱼养殖的产业链上谋生。古雷村的林师傅告诉长江商报记者,除了鲍鱼养殖户,还有村民养鲍鱼饲料、编织鲍鱼网,最不济,还可以到鲍鱼场打工。

洪天贵说,当地养殖鲍鱼的村民,稍微勤劳一点的,每年都能有十多万的纯收入。

林师傅从前在家开了一个小卖部,每年的收入只能基本维持家庭的生活。最近几年,他开始养殖鲍鱼苗。4亩地的养殖池,每年的纯收入超过50万元。

因为周边的环境以及水质较好,古雷镇的鲍鱼很快在市场上打响了名气,成为当地的一张名片。

PX工厂落户之后,当地人的生活悄然发生改变,首先就反映在了鲍鱼身上。

半湖村一位渔民告诉记者,原来鲍鱼养殖过程中季节性出现死亡也是常见的现象,但现在,鲍鱼的死亡经常性发生,而且没有任何规律可言。

他们怀疑与PX工厂排放的废水污染海水有关。

另一个显着的问题是,供鲍鱼食用的五角龙等海藻类植物的生长也出现了问题。汕尾村的黄师傅介绍,原来养20天就可以长到近30斤,现在养两个月也很难达到这个重量。

生存之难

如果不是这一次事故,古雷镇目前尚在的8个村子的村民将在今年5月启动最后一次搬迁。

根据当地政府颁布的补偿标准,每户根据房屋的大小将得到100万左右的补偿。然后,他们再拿着这笔钱到新港城去买新房子。

待居民们全部搬迁之后,古雷镇所在的地方将崛起一座巨大的化工产业基地。

“没有谁愿意搬。”居民们普遍担心,一旦搬到新城之后,未来的生活如何解决?

他们的担心不无道理。3年前最早一批搬迁的半湖村村民,已在新港城生活了3年。一户人家告诉记者,搬迁时他们一家4口获得了60万补偿,买新港城的房子就花去将近一半。剩下的钱这几年早已花得差不多了。

而且,到了新港城之后,他们也不知道做什么,周围也没有更多的就业机会。

早先,在准备搬迁时,当地给他们提供的说法是,住到新港城之后,村民们依旧可以到原来的海上继续养殖鲍鱼。但现在,当地正在专门组织专班,统一回收村民们的海场。

让当地村民矛盾的是,一方面,他们无法预知长期与化工厂为邻,究竟是否会给他们的身体健康带来影响,他们想要逃离这个地方;但另一方面,离开之后如何生存,村民心里都没有底。

这次的PX工厂爆炸,又给当地的村民们敲响了一个警钟。

按照当地政府此前的计划,在今年10月之前,当地3万多村民要全部搬迁完毕。

事实上,搬迁并不那么容易。3年前启动搬迁的半湖村,如今还有100多户人家在当地坚守。

每年的农历三月初八是半湖村的神明节,位于闽南的这些村子,都有各自信奉的神明。神明节当天,全村人都要到村子里的神庙来祭拜,以求神明的庇佑。今年的神明节在4月26日,还有十几天。

洪天贵是村里神明节的理事,虽然PX工厂的爆炸让村民们人心惶惶,但最近几天,他一直都在着手准备节日。“不管怎样,他们都会回来”。

本文由彩霸王资料发布于国军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福建漳州PX项目漏油着火,漳州PX落户后酸臭弥漫

关键词:

最火资讯